月出唄

SuuuumuA

慢慢爬

久违地回晴昼海慢慢地挖草,没有人来看风景,也没人练级,我拖着小怪慢慢跑,想起我刚来花谷怕得要死的时候。我的“小时候”不像是“小时候”,我也不是个能卖萌卖蠢的“小白”,让我觉得太尊敬可能不是种可行的玩游戏的态度。


煞笔陈突然上了那个直升的喵萝小号,被我磨去了jjc,是她带我花萝第一次jjc的,是yy,是熟悉的人,确实让人无奈的局面。也许在她眼里,这只是她众多jjc中及其轻的一笔,躺或是拼都没有区别,但在我屈指可数的jjc经历里,jjc里的认真和执着是我难得的可能能被称为幸福感的时刻。我希望她认真,哪怕结果都是趟,但她笑我蠢。


我约她jjc很大原因是上周陪我任务的新朋友小小白,她是pve,陪我jjc一样很吃力,我们都不得不同时dps,那个时候正是新赛季,jjc有同修罗场,也许是我们好运,还是赢了4场。这也不是重点,我记得我们每一场都很开心,输了相互鼓励,赢了小小庆幸,打着不伦不类的jjc,却是我游戏生活里记得上的十分开心的时刻。当时打完十场我依然很亢奋,也直接导致了我往后的日常任务也是冲得像个煞笔。


然而今天却又冷下来了。


今天能做的日常里,最轻松的门派日常被我留了下来,我突然很庆幸。哪怕是又要回到没有朋友的花谷,我也能开心一点点,一点点。


我玩游戏已经不是因为初衷了,我看到五毒甚至很怕。我也有dps暴力的职业,却没有该有的安全感。我这只小奶花,低低的输出,低低的疗,是我最安全的感觉。


我不知道的东西还有更多更多,即使能教我的人里里外外。


我慢慢爬。花花会笑的。


评论